NONE

夜半不睡觉,坏处就是前尘旧事倒影桩桩件件,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但也不过如同电影胶片一幕幕过去,不痛不痒。这人生呵,真长,也只剩长了么?

忽然无从想像一个人,若是连值得生气的事都没有了,那是什么东西?

灰落落的,其实不是我的人生。

有人同我说:“等到感觉再不会爱了,就会想嫁人了。爱而不得,那也是一个过程。也是一种爱的体验,要爱到万念俱灰,这样子会更适合过日子。”

我能说什么呢,其实挺可怖的,也许是我道行太浅了,所以觉得可怖。其实爱不爱什么的,有什么所谓的呢?30岁的前半生,以此做基调,然后忧喜参半,个中辛酸,乐趣,然后便觉木肤肤,像赤脚涩涩干裂裂的褪下一层皮一样,接着往前走吧。

再然后想想,当年有人和你一样年少青青的坐在落满槐花的石阶下,白衫蓝裤抱膝拍照,一个正襟危坐浅笑盈盈,一个侧头神情无谓似冷漠。如今除了见面点头,再无联系,其间曾有过很深的情谊,你曾以为会一生一世相好到老,彼此出嫁要做伴娘,做彼此孩子的干妈;曾经在某些年岁里嫉妒幻想若你是她是否会如何,到后来的被猜忌,帛裂如锦被指甲钩丝划拉一样,无可修复,少年时的友情逐渐淡得比水还无味。

这是否也是一个必经的痛楚?

而关于爱情,我,没有想说的了。这其间只是各自自己的事,你有你的巫山,我有我的沧海。

只是这30岁后的后半生,我想另定基调而已。

这一年,2013,我喜欢的两个十年前认识的女人,都结婚了。所幸还有喜欢的人们在,并且都有如小熊抱着蜜罐子在山坡上滚来滚去,有如遇见兔子的爱丽丝一样仙境游历。这样,就很好。

这十年,其实过得无比简单,重复简单,也有琐碎,但还好,真的还好。至少有笑话说来听,比如相亲各种窘事啦,比如腹黑三人组啦什么的。这些你知我知就好。

想来,其实也不过而而。就是只是这样而已。

有些话语,有出处。引用歌女一些话,因着写入我心水。

其实我只是不想浪费我交了BLOGCN的钱而已,所以我又跑回来写点什么,其实也和睡不着有关,这一年多,我只是在忙,忙得不知道在忙什么,无魂的感觉不好。

P.S:两大博士居然都当了大学老师。当然都是有才的人。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嘻嘻,真狗血!

如题

姑娘长这么大

终于到了绝对的一无工作二无积蓄三是欠债连连的地步了

哈哈哈

否极泰来否极泰来!!~

就这样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厌倦

我实实在在的是厌倦

厌倦要去再爱上谁人

厌倦要去再牵挂谁人

厌倦要去再谈婚论嫁

厌倦要去再做一次甜蜜状的沉入爱河样

我只是想

我真的乏了

我没力气再同谁人去争爱或不爱

自某位某某某尔后还敢再信谁?

这厌倦是这么彻底

彻底得姑娘我连从前的暧昧都不玩了

我是真的对你失了兴趣

不要再来找我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干卿底事

最近很变半夜凉初透态亦很积极

我八点便起身出门

然后遇见这个城的冬天第一场雨

细碎碎的落下来打得人一身湿蒙蒙

却又不大

浇得不够痛彻

一如这不分明四季的城

一早的接到电话

杭州城下雪了

很大

大到夜里网络中断

我捉了妹晚上吃火锅

拿着高压锅

一样吃得尽兴

吃不完的悉数赏了大狗露露

竟然有人同我说该结婚了,你快三十了

很讽刺的是这个人是我前度男友

关你P事

斯文点

干卿底事?

我啥时结婚,啥时有心上人,啥时生孩子同你有什么关系呢?

我是不小了,你也快四十了。却虚长我十岁

怀着如十八的心性,过三十八的日子

一副不痛不痒的样子来关心我

何必呢?

我本不想怨念的,只是这生活逼仄得教人狗血的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我同你做不了朋友

因着我心里有过你

因着你伤人伤得太无耻

便教人想起就觉难堪和一身冷汗

你要我怎么忘记那一个月多的噩梦


还有,我不是装不理你,是真不想理你!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这年头。。。

这年头擦PP的事真不少

好不容易相努力一把

夜半三更爬上阿里巴巴

就被人逮住

关我啥事啊

老娘啥都不知道

大哥,

你那边是葡萄牙时间

老娘要转告BOSS也不能这下子转啊



真是不能假积极啊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言谢

收到八荒
唯一句
谢谢!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指天誓地

我说

我要你看着我风生水起

这是我的指天誓地的话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又是一年将过时

我说

今天是今年最后一个月的第一天

在捱过所谓最难捱的三天,三十天后。

今天不过是打回原形的第一天

一切就当是回归原样好了

只是这一不小心的教噩梦缠了身

比惊魂记还要惊魂

不禁诧异

原来这个人介入得这么深

深到我无一日不梦见与之有关的

并且在梦里一切还是未发生状的

梦里的我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只是会在他拥我入怀唤我老婆时

吓醒了

通常的会是五点或六点钟的光景

我在想

"老婆"这两个字若是成了我的梦魇

那这辈子可怎么生是好?

我自谓算是心高气傲一点点吧

非得要转身得那么干脆利落么?

非得要摆得那么那么装X呀

可是

这真成梦魇

不是什么好事

比如说,你的谁谁谁说今天很高兴

那我誓必不会太好过

这生生的痛楚真不是人能捱得痛快的

又或者在我梦到自己眼仁脱落右眼时

我捧着那个发白的如鱼目一般的眼珠子

跑到那所谓旧爱面前哀哀哭,语无伦次道:“怎么办,怎么办?”

好吧,撇开我看的周公解梦,从表面上看来,我就当是在骂我有眼无珠吧。

我怎么能够将这种可怖的事,摆到那个令我可怖到一身冷汗的人面前去哭?

若然他不爱我,我就是拿条命生血淋淋剖心都不见得能博几分怜爱。

估计会吓到人家落荒而逃,这般鲜血淋淋,试问谁还敢要?

故而说

还是看回周公解梦好一点,至少是得良人,得佳业的说法。

无限YYING。。。。我向往~~~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乐一个

近来总是睡不好

总是噩梦连连

于是把修给的月亮石戒指放枕头底下

昨天一觉睡到天光亮

不像之前总是不定时的,一二三四五六点醒过来。

在QQ上说明了一下

哇卡卡

暴笑,方法一堆,泡脚的,洗澡的,香薰的,精油的,最绝的是在枕头底下放剪子和刀的。。。。够狠!

妹的说辞更狠,不行,万一你抱枕头把脸割到咋办?

同一大博说起此事

他说

我会在遥远的地方为你祈愿

说到祈愿就想到E之前为我祈的愿

哇卡卡我当场就乐了,这仁兄会五种语言

我说

五种各来一遍

他犯难了,四种容易

中仙的怎么说?

我说,这个我想想。

想了半天那,应该这么说。

困眠,困眠,好好困眠~~

娘咧,说完自己笑抽风了。

PS.:中仙是个小镇,俺出生的地方,仙吧,神吧~~~ 疯了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关于绝情这一说法

今天是我第二次听到有人说我绝情



我是绝情

咋的了

我不绝情一点

怎么对得起我自己

偏生不是我的错

我绝情我还错了不成?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